首頁 要聞 經濟 文化 生活 健康 科教 創業 體育 生態 安全 媒介 菜譜 垃圾分類
 
 
 
東關沙金案掀起民國風云,留下八十年謎團未解
來源:西安舊事  作者:長安君
時間:2019-11-14 閱讀: 10214
西安革命公園,說起這座中正堂,它的來歷非同尋常,竟與轟動一時的沙金案有著緊密的關聯。
 

 

1941 10 27 日東關沙金案發   /@ 陶滸

西安革命公園建成于1927年3月,是為安葬圍城期間無人收殮的死難軍民尸骨而建,北區營造兩大墓穴,并于兩冢之間修建烈士祠和革命亭,亭前建木制牌樓一座,南區(人民大廈大門處)建一座(三扇)青磚砌筑的牌坊,后邊(人民大廈主樓處)建中正堂,解放后改為群眾堂。說起這座中正堂,它的來歷非同尋常,竟與轟動一時的沙金案有著緊密的關聯。

革命公園(北區)南門   /@ 網絡

民國30年(1941)10月27日,郭永祿(綽號麻娃)、趙壽彥、張永恒、趙萬全四人,在西安東關長樂坊八仙庵東北方向(景龍池附近)義地(舊時由私人或團體設置埋葬貧民的公共墳場)掘墓幫人埋葬小孩時,挖出了一個鐵皮箱子。 他們打開一看,盡裝的是像發了霉的綠豆一樣的東西。抓起一把,掂著很沉,幾個人驚奇地摸來撫去,終認不出是什么東西。

就在這個當口,一個賣豆芽的挑著擔子從旁邊小路上過來,他見四人在亂葬墳內圍著一個箱子在翻看什么,便上前打問。一個挖墓人說:我們埋死娃時挖出了這個鐵箱子,這里邊裝的不知道是啥東西?賣豆芽的隨手抓了一把,大聲驚叫: 啊、這是金沙呀! 說著,便大把大把往自己口袋里裝。四個挖墓人一聽說是金子,急忙大喊著:“這是我們挖出來的!”并動手制止賣豆芽的。你推我搶間,金粒撒了一地。

西安舊時光景   /@ 陶滸

賣豆芽的見勢不妙,揣著已搶抓到手的沙金,扭頭挑著擔子跑了。于是,四個挖墓人又互不相讓地爭拾灑落在地上的沙金。殊不知這兒過往的人甚多,他們的爭吵招惹了一大群圍觀者,大家一聽說挖出了金子,遂一哄而上抓搶。 此時,四人顧不上互相爭搶一致阻擋后來者。擋了這邊那邊伸手,堵了那邊這邊又亂搶,最后干脆兩人坐到箱子蓋上死死不動,兩人一人一側形成護衛態勢。哄搶著無奈,只得在地上尋撿灑落的金粒。機靈的撿拾一些即可溜走,貪婪者則越撿越想撿……

不一會,長樂坊警察分駐所來人包圍了現場,搜走了哄搶者撿拾到的金粒,命令四個挖墓人把箱子抬到警察局。 可憐四個挖墓人,挖出一箱沙金,自己卻未得分文。一行剛離去,一部分人跟著去東關警察局看熱鬧,更多的人則在亂葬墳里尋撿黃金。更有甚者,竟跑回家去拿來篩、籮,一把一把地篩籮臟土,企圖覓得黃金。

一輪瘋狂挖掘,許多尸骨暴露于天日之下,大有挫骨揚灰之勢!事后不幾年,這塊義地改變風水,被一間間民房覆蓋。

老西安街巷   /@ 陶滸

事發翌日,一家不嫌事多的小報披露了這一消息,東關金沙案一時成為轟動全城的熱點話題。

大家熱議時仿佛置身其中,言辭鑿鑿:其數量或稱一箱,或言一匣,或云一盒;其重量亦有“千兩整數”或“二百斤”“一百四十斤”諸說,大概皆因所傳盛金器物之相異而不同。省政府秘書處長的簽收報告則說 計鐵箱一只,連同麻包一方、粗繩一條、鐵鉤一個、鐵絲一條,共重市秤九十斤;沙金另用天平秤詳確衡量,凈重六百四十六兩八錢,帶金鐵銹七兩五錢 由于簽收報告產生于層層轉報之后,因而坊間對于“六百四十六兩八錢”這個數字,疑其不實,頗持異義。

檔案記載,1942年1月22日,有王國藩者向省民政廳密報,經手沙金的省會警察局第八分局秘書王士杰有竊取沙金嫌疑,民政廳旋派視察員周伯昂前去調查,證明王士杰未經過問此案,無從盜竊沙金,倒是該局最早過手此事的長樂坊(即沙金發現地)警察分駐所的巡官王子南有重大嫌疑,遂于當月馬(21)日電飭第八分局將王子南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。

后據該局是年3月18日呈稱,王子南共 侵占黃金三兩一錢,法幣一千七百元 ,并將贓款贓物隨呈一并解送民廳。 民廳派會計主任金宜莊、出納主任張沛會同驗收,金、張二人“眼同該局來員舒振寰赴南院門裘天寶銀樓托其秤驗,當即眼同將固封之盛盒啟開,當面置入天秤(市秤)之內,稱得實有重量叁兩壹分,成色為八五折,由該銀樓出具證明一紙。惟據舒出納主任稱,該局接受前任移交時,曾在馬坊門上海醬園內稱得重量為叁兩壹錢(市秤),請再由該上海醬園復秤。當又偕赴上海醬園,該園系用普通秤貨之銅盤秤(最低單位僅能到‘錢’為止,‘錢’以下‘分’即不能秤出)秤得重量確為叁兩壹錢,與金店所稱重量相差九分。”建議“宜照金店所稱重量叁兩壹分收存,以昭鄭重。”并“將原呈金子用原盒眼同妥慎封存”。民廳按程序又 將原沙金三兩一分、法幣一千七百元,并照抄本廳收據底稿及求天寶銀樓復秤沙金數量憑單備文 ,解送省府備案存儲, 還請省府出具了收據。

在此期間,省政府又以“該金發現唐代興慶宮故址,當系宮闈故物,且成色優良,超越一般黃金”,“省內人士及各機關紛請將此意外之財變價作為公益事業之用”,“建議發起公益建設募捐”為由,決定將其全部煉成純金,鑄成獎牌,頒發樂輸將者變相出售,并承諾以所得款項,在革命公園內修建中正紀念堂,以及劃出一部分辦理冬賑以救濟陜、豫兩省災民。

然而在具體執行中漏洞百出,更加激起眾怒,質疑之聲此起彼伏,終至演成朝野矚目之驚天大案。 以李元鼎為議長的省臨時參議會,除不斷致函省府追問黃金數量及用途外,還借助當局的人事矛盾,連同“軍糧代購案”一起,對省主席熊斌進行彈劾,致其最終去職離開陜西。

那一箱沙金,被掘出時亂葬墳里灑落一些(以賣豆芽菜的撿拾最為多),到場警察揩去部分,西安警察局又撈走一筆,抬到省政府大樓時,已經失落近半。

這箱沙金原本究竟有多少,官方始終沒有公布,民間傳聞箱子上標有“十三號”和“兩千兩”字樣,但誰也不知其詳。民間推測,安史之亂,唐玄宗慌了手腳,攜帶楊貴妃倉促西逃,宮內亂作一團,個個逃命不及,誰還顧得上帶走這些沉重的東西,故而就地掩埋。 誰知一埋就是一千多年!如果鐵箱上確實有“十三”,那會不會還有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?

介然齋在“民國西安‘沙金案’中的一件弊案”中一針見血地指出:這件弊案,見于1942年3月18省民政廳長彭昭賢給主席熊斌的簽呈,呈中載明王子南的贓金已經如數追回繳送到了省府,但是這筆金子后來到哪里去了,迄今不見下文。可以肯定的是,這些金子絕對不在省府 1941 10 30 日公布的 六百四十六兩八錢 之內; 同時,“六百四十六兩八錢”作為官方數字公布之后,檔案中屢次出現的就一直都是這個數字,再未改口,可見這筆贓金繳府之后確也沒有加入總數的跡象……

俯瞰老西安   /@ 陶滸

1943年祝紹周接替了熊斌,才在省政府會議上研究這箱沙金的一些使用問題。此時,沙金案已經淡出人們視野。最后決定,用這些金子在東新街路北的空地上建一座大禮堂,供大型會議之用。 并將這座禮堂定名為“中正堂“,以示對蔣介石的崇敬。

1945年初,中正堂正式落成。

上世紀50年代初,景龍池一帶老人們對當年沙金案仍念念不忘,他們猜測那個賣豆芽菜的不是河南人便是山東人。相傳那人撿了不少沙金回到住處連夜處理了自己的家當逃回老家,在老家置了 5 畝地,買了一院房,過起衣食無虞的生活。 然塞翁失馬焉知非福,這一院房連帶土地卻在后來的定成分、三反五反中成了禍根……

50年代末,景龍池來了一位操與豫魯口音相近的老者,專賣豆芽菜,讓遠去的記憶在當地老人們的心中掀起漣漪,他們猜測這個賣豆芽的就是當年金沙獲益者,常常在買豆芽時冷不丁的問起那件陳年舊事, 然此時的老者語言遲滯、表情木訥,除了發豆芽、過稱、收錢外從無半句余話,每每露出茫然之態,讓坊間復燃的星火再度熄滅,成為近八十年來老西安人心頭的一樁懸案。

這個賣豆芽的難道是當年得沙金者?   /@ 陶滸

長安君曰:一樁沙金案,映襯出世道人心。見金眼開、雁過拔毛,在那個混亂年月不足為奇;沙金舞弊,民怨沸騰,即便嚴令追究,終是不了了之。一個沙金案足以看出當時政府已腐敗透頂,其滅亡也是順理成章的事。

本文參考:西安地方志辦公室“西安東關‘沙金案’”及新城文史資料匯編馬建中“沙金案與中正堂”,在此致謝!

版權聲明:
* 本站所提供的資源部分來源于互聯網,可能受版權保護。
* 雖然您可以找到這些圖像,但除了可以在網頁上查看或下載之外,我們并未授權您將這些圖像用于其它任何用途。
* 因此,如果您需要使用本站所提供的圖像,我們建議您先與原作者聯系并征求同意。
* 本站所有的資源均為免費自由下載,目的是讓大家學習和交流。
* 由于收集過程中幾經轉載,所以很多作品的原作者不詳。
* 如果本站的資源使用了您的作品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及時的注明。
* 如果您不愿在本站展示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。
* 由于將本站資源用于商業用途而引起的糾紛,本站不負任何責任。
 
 
 
金牌欄目推薦  
時事觀察、深度剖析
談一家看法、論百家思想
十年樹木、百年樹人
為祖國的明天努力奮斗
愛一個人,從給她一個家開始
年輕的未來,不同的浪漫
 
 
 
尋求報道
聯系我們
公眾號

掃一掃
及時獲取新聞資訊

新聞熱線
134-8810-4732

返回頂部
關于我們  |  內容合作  |  商務合作  |  合作媒體矩陣  |  聯系方式
陜公安備案號61010402000088
陜ICP備15011396號-4
Copyright © 2010-2019 www.oqqwuj.icu 陜西青年網 All Rights Reserved
江西快三遗漏彩乐乐 江西11选5出号有规矩吗 pk10赛车8码滚雪球计划 二肖四码长期大公开 南粤好彩1技巧 上涨股票推荐 天津快乐十分历史遗漏 一码一肖 投资理财平台有哪些 内蒙古快三开奖 今天股票涨跌 浙江11选五出球顺序 两肖两码 在线股票实时行情 1分快3精准计划网 产业基金配资 山西临汾快乐10分20选8